我错了,不该小看这部刚出的悬疑片
分类:神话传说

一、门口凶案

一些解释不到的事情,往往都会给人们联想到恐怖的东西,而在这个世界里也是出现道很多灵异事件,而在北京其中一个劲松鬼楼也就是其中之一,那么北京鬼楼之谜 北京劲松鬼楼真的出现鬼吗打破地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又来一部憋尿片。产地:印度。

李云祥这些年凭一手过硬的厨师手艺,着实赚了不少钱。这不,一回到县城就一边张罗着开酒店,还一边打听着买套住房。

图片 1

你脑子里是不是马上出现这种画面?

没多久就联系到一户罗姓人家。罗家的小楼房地段极好,闹中取静,两百多平方,还带个大院子。开价也不算贵,五十万,李云祥看出主人急着脱手,便还起价来,几番讨价还价下来,竟降到了三十六万八,算起来比商品房还便宜些。

北京鬼楼之谜 北京劲松鬼楼真的出现鬼吗

不,它很不一样。

李云祥爽快地付了钱,挑了个吉利日子乐滋滋地搬进了新居;不久酒店也开张了。大房子有了,事业也有了,李云祥一时好不春风得意。

劲松鬼楼出现恐怖的闹鬼事件真相揭秘

想想你看过的其他印度片——《三傻大闹宝莱坞》,171分钟;《我的个神啊》,153分钟;《摔跤吧!爸爸》,163分钟……都很长,即使是国内删减版也接近两个半小时。

这天,李云祥一回到家就发现妻子脸色不对,就问:你怎么啦?妻子恼怒地看了他一眼,说:都是你贪图便宜,我就觉得不对劲,这么好的房子才卖三十六万,原来这房子闹鬼!李云祥一听就乐了: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个!可是当妻子说完从邻居那听来的事,他心里蒙上了层阴影。

劲松鬼楼本叫劲松小区,是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间,整条主干大街修建得豪华亮丽,二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欧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栅栏,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或是典雅的富贵灰、宝石蓝,或是艳丽的橙黄、砖红,显得生机勃勃,象是七个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但这一部,105分钟

八个月前,县城里发生过一起凶杀案。

而在劲松小区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只悬疑,不歌舞,一路反转,没有尿点地向终点奔去——

那是一个雷雨之夜,有个叫秦旭丽的女子,揣着借来的五千块钱回家,不料半路上遇到两个歹徒,那是身患重病丈夫的救命钱呀。秦旭丽一边跑一边高喊救命,慌不择路的她跑进了古桐小区。可是娇弱的她哪里跑得过凶残的歹徒,在一扇气派的大铁门前她被追上了,秦旭丽死死地护着钱包,一边喊着救命一边拼命地按门铃。可是整个古桐小区仿佛一座空城,冰冷的铁门始终紧闭着。恼急成怒的歹徒从她身后狠狠地捅了一刀

当时的劲松鬼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

《天作凶杀案》

那一晚,很多古桐小区的居民听着雷鸣声中夹杂着的呼救声和惨叫声,不禁毛骨悚然。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只剩下秦旭丽趴在铁门旁死去的躯体,门铃和刻着十八号字样的铜制门牌沾着殷红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

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

Ittefaq

古桐小区十八号不正是自己新买的房子吗?李云祥这才知道罗家低价卖房的真实原因,就说: 我还以为罗家急用钱才卖的呢,原来是这么回事。罗家胆小,倒让我们拣了个便宜。谁知妻子瞪了他一眼,说:你还没听我说完呢。

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

海报上写:两起凶案,两个嫌疑人,两版供词。

凶案发生后不久,罗家沾过血迹的门铃忽然坏了。这是一种分体式遥控门铃,质量特别好,小区里很多人家都用这种,却从来没听说哪家的坏过。罗家让卖这门铃的商家修好之后,起初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后来怪事就发生了,这门铃一到打雷下雨,就会自己叮咚叮咚地响个不停。罗家这一次可吓得不轻,再也不敢住了,就动了卖房的念头,可是这种房子谁敢要啊?

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一个各执一词的罗生门。

家门口发生过凶杀案,李云祥心里总有些不自在,可是说到闹鬼又不以为然了。他安慰妻子说:这世上哪有鬼!怕是那些不满罗家见死不救的人,故意趁着打雷来吓唬吓唬罗家的人。再说我们又没做亏心事,更不用怕什么鬼上门了。

从那以后,劲松鬼楼的鬼闹得更凶了,这件事也被喧染得无人不晓,很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劲松住宅小区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多名各种领域的学者、科学家深入研究,并公开在《北京晚报》上发表大量的文章辟谣,鼓励住户再搬回来,同时派遣警力守卫劲松鬼楼。

乍看上去,海报上的一男一女在相互挑逗。

二、真的有鬼

记得当时报纸上讲,鬼火是因为磷在空气中燃烧,鬼哭是因为楼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现象都有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译。但广大市民对此均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几户居民合资请来阴阳先生来做法,场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效果的,此楼的鬼事倒是越来越少了。

而“倒影”中,Sir翻转给你看吧——

转眼到了夏天,县城地处山区,夏季多雷雨天气。这天下午李云祥正在酒店里忙,忽然天上泛起大片乌云,接着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不一会儿电闪雷鸣,一场雷阵雨就下了起来。这时李云祥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接,只听妻子在电话里用颤抖的声音说: 云祥,快快回来,闹闹鬼了。

劲松地区发生过怎样的灵异事件?

《天作凶杀案》一上来什么也不解释,直接就是一场高潮戏。

李云祥赶紧回家,只见妻子躲在卧室里,面色惨白,耳朵里塞着棉花。妻子说:听,你听,门铃在响,可是我去开门,外面总是没人。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时候雷雨已经停了,门铃也不响了。李云祥看妻子吓成这样,不禁恼火,心想哪个短命的这样恶作剧,罗家已经搬走,还来吓唬人,下次一定要逮住他好好教训一通。

劲松小区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间,整条主干大街修建得豪华亮丽,二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欧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栅栏,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或是典雅的富贵灰、宝石蓝,或是艳丽的橙黄、砖红,显得生机勃勃,象是七个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一个男人正在驾车狂飙,后面的警察拉响警笛穷追不舍。一个打滑,他翻车了。

机会不久就来了,一天晚上浓云密布,眼看一场雷雨要来临,李云祥打发儿子去书房读书,自己却打着伞拉着妻子跑到楼顶阳台上,从这里可以看到大门口的一举一动。

夜间小区里张灯结彩,街头的喷泉会随着音乐吐出各种各样的水柱,地面镶有一排排的玻璃灯罩,向天空打出耀眼的光芒,便道上布满艺术灯塔,从灯柱上的镂空小洞里透出朦胧迷人的杏黄色光晕,已然是童话中的王国。

然后他迅速弃车逃跑,钻入巷道。

没过多久,天上一道闪电划过,然后轰隆一声闷雷炸响了。这时候家里的门铃果然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声音不大,却让李云祥背上发麻。刚才他们一直在这盯着,并没有看到有人走动呀。这时又一道闪电划过,把大门口照得透亮,别说是人,连一只猫一只狗也没有。妻子被吓得大叫一声跑回房间去了。李云祥也吓傻了,仿佛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子,趴在门上拼命地按着自己家的门铃

我家就住在这条北京唯一的申奥示范街上的一座塔楼上。

警察这边搜捕不到人影,准备离开时,一个湿漉漉的女人扑上来求助,说家里进了歹徒。

当晚,他们就搬到酒店去住了。

欣赏着这么漂亮的小区,有谁会想到二十年前这里还是南城最大的乱坟岗。这里从鬼住到人住,一场人鬼争地大战一直在明争暗斗着。也正因为如此,发生在这片充满现代化的繁荣小区里的许多奇闻怪事总被人们津津乐道着。

赶到现场一看,果然是逃跑的男人。

三、风波再起

说相声的姜昆、李文华你一定认识吧!他们俩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只不过姜昆家远些,已出了劲松东口,而李老家仅与我家隔三座楼,那是一座五层高的普通红砖居民楼。

客厅还躺着女人的丈夫,死了。

家里闹鬼的事让李云祥郁郁寡欢,不料这时酒店又出事了。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警察都懵了——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他为什么刚从一个命案现场逃跑,又闯入了另一个命案现场?

从那以后,此楼鬼闹得更凶了,这件事也被喧染得无人不晓,很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劲松住宅小区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多名各种领域的学者、科学家深入研究,并公开在《北京晚报》上发表大量的文章辟谣,鼓励住户再搬回来,同时派遣警力守卫此楼。记得当时报纸上讲,鬼火是因为磷在空气中燃烧,鬼哭是因为楼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现象都有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译。但广大市民对此均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几户居民合资请来阴阳先生来做法,场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效果的,此楼的鬼事倒是越来越少了。

两个当事人,男的叫维克拉姆,女的叫玛雅。她说他入室杀了自己丈夫,而他说他是被冤枉的。

那年我八岁,在这座鬼楼后面的小学校上三年级,在满城风雨时,曾不顾家长的恐吓,和几个胆大的同学偷偷去侦察过此楼。因为楼门朝北开,一进楼道便有阵阵阴风迎面吹来,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那时还没有声控灯,走上几级台阶,楼道灯突然亮了,而此时是白天,并且没有任何人去拉灯绳。几个小孩互相看看,个个都是惊恐万分,不约而同的撒丫子就跑,等跑出楼门,小脸还是煞白,从此上学放学都远远地绕着它走了。经过调查,其实李老家并不住在此楼,而应是在鬼楼后面那座才对,但当时人们为了说明此楼的地理位置,都以‘李文华后面那楼’做为特定代词,随着越传越广,渐渐简化,而概括成李老家那楼了。

你要信哪个?

北京鬼楼的说法

先别急着判断,因为无论轻信谁,都容易被打脸。

居民:探险者夜访真扰民

《天作凶杀案》翻拍自1969年宝莱坞的同名电影,开头打出字幕怀念旧作导演雅什·乔普拉。

社区:那些传说以讹传讹

半世纪前的故事,重新演绎过后丝毫看不出年代感。

在朝内81号院门前,有个朝内社区守望岗的牌子。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朝内81号设立守望岗主要目的就是防止探险者进入该楼,一来朝内81号内的两栋老楼严重老化,在楼里走动非常不安全。二来,这两栋楼是有产权单位的,未经允许擅自闯入不妥。

男主身份是一个帅气的外国作家。

据介绍,大约在七几年时,民政局的下设单位在此办过公,后来便一直闲置着。至于这两栋老楼的传说,并无太多记载。那些鬼故事更是以讹传讹,故作神秘罢了。

当他结束签售活动回到酒店,发现妻子凯瑟琳倒在了血泊之中。

管理者:老楼即将变新颜

当警察准备询问证人的时候,他却拔腿就跑。

朝内81号院传达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能因为老楼的外表,加上近年来的一些影视剧作品,增加了它的神秘感,吸引了大量探险者。在去年3月份以前,81号院的大铁门是关闭的,那时候总有人翻墙进来。但自从铁门敞开后,神秘感大大降低了,来的人反而少了很多。

之后就像开头说的那样:追车、车祸、逃离追捕。

今年年底之前,朝内81号院的老楼即将被彻底翻修,并改建成天主教堂。在正式动工前这段时间,希望探险者们不要再到楼内探险,因为这只是一空楼,绝非什么鬼楼。

本来就够可疑了,偏偏他逃跑又闯入陌生人玛雅的家,再次引出一桩命案。

好像,案情明了。

但随着警官德卡对两人的深入盘问,在两个供词的耦合与矛盾中,谎言一点点被撕裂,真相逐渐露出曙光……

故事就在两个口径的交叉中展开。

维克拉姆所述如下——

他刚进入房间的时候,玛雅的神情紧张、遮遮掩掩。

进了客厅,就看见茶几玻璃碎了一地,玛雅声称只是不小心打破。

正当小哥察觉到不对的时候。

玛雅的态度180度转弯,热情起来,有人敲门,她主动帮打掩护;人走了,她又帮维克拉姆处理起了伤口。

你还能在哪里找到这么好的人质

这都不算,已婚的她还端起两盏酒杯,频送秋波……

有鬼。

而在玛雅的口供里,又是另一个故事——

维克拉姆一进门,便用刀挟持住玛雅,摔坏手机,禁止她与外界联系。

一直到丈夫回家,玛雅终于逃出去向警察求救。

她不断自责,不该把丈夫一个人留下,置他的性命于不顾……

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或者,他们都说了慌。

但所有的谎言中,一定包含了某些真相作为必要的成分。

通过反复对比同一个细节,披沙拣金,找到他们都试图掩盖的那一部分。

是谁在暗中观察?

又是谁挑逗了谁?

双重谋杀案,通过供述回溯事实,最后完成反转,让你联想到那部片?

绝对去年的悬疑之王——《看不见的客人》。

坦白说,在反转的力度和细节的勾连上,《天作凶杀案》略逊一筹。

但同样不失为一部值得一看的悬疑爽片。

节奏从头紧张到尾,一气呵成。

这中间烧脑的变数也不少。

身为作家的维克拉姆,在新书中记录了一位遭受轮奸的少女,却未按照约定保护她的真实信息。

承受不住公众压力的少女最终自杀,女孩的父亲一直想向警方讨要说法,却一直没能如愿以偿。

在妻子凯瑟琳被杀害的前几天,维克拉姆被拍到与妻子发生争执。

而玛雅这边,问题就更大了。

警方获得了私家侦探的照片,玛雅出轨了

更可怕的是,当晚的房间除了玛雅、维克拉姆和死掉的丈夫,还出现过第四个人

是不是一阵寒颤?

作为一部悬疑片,结局当然是不能剧透的。

不过Sir要提醒你注意一个细节——

下雨天。

凶杀案总爱用雨天烘托氛围。

但在这里,雨成为一个隐秘的主角,搅乱了人心,模糊了谎言和事实的分界。

这种悬疑片像是棋局。

观众的思考和电影的谜题之间有来有往,你来我往、相互博弈。

关键是,你总慢它一步。

等落子时,你还不由得拍手大叫一声——高!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去胖鸟电影

编辑助理:哥谭镇民兵排长

本文由43439威尼斯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错了,不该小看这部刚出的悬疑片

上一篇:恐怖画室43439威尼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