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画室43439威尼斯
分类:神话传说

非子并没有死,他被救活了,当警察问话的时候,他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可是谁又会相信呢?最后校方和警察达成一致,王辉强因精神分裂导致行凶杀人,然后跳楼自杀,虽然这个结果暂时让这起不小的风波平息,但是非子的心里却永远留下了阴影。他的供诉并没有公开,但是学校也因为各种原因将他开除......画室也因为这件事情而荒废,成为了杂物室.

大家也许在大学的时候会经常听到这样的话:知道吗?我们宿舍以前打仗的时候是万人坑!我们食堂下面以前是万人坑!呵呵,其实哪里有这么多的万人坑,万人坑是有,不过本来就不多,其中大多不是被建成博物馆就是建成纪念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以前就是,再说就算有的后来被遗忘而在上面建了其他的房子,有怎么会都出现在现在的学校里呢?

时间总能抚平一切伤痕,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大学生扩招的浪潮打到了全国的每个角落,这所学校更是如此,新盖的楼已经全部用完,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幢老楼并没有拆,也许是因为学校想让后人见证学校的历史吧,当然不会包括那阴暗恐怖的历史,那恐怖而充满悬念的画室之门,再一次被打开,由于画室不够,这里再一次被利用为画室,学校派人经过简单的装修就开始让学生来这里画画上课......

虽然万人坑不多,不过乱坟岗就的确不少,几乎每个城市里都有,且不止一个......而不巧的是一所知名大学(鉴于各种原因,不便说出其名称)就建在了一块乱坟岗的上面,风水本来就不好的学校每当阴雨连绵的天气更显得阴森森的,仿佛在述说这里曾经埋葬过的那些不幸人的故事......

我终于正式入住学校的怪物楼。

我就是在这里美术系的学生,大家都喜欢往画室跑,因为那里没人管,可以抽烟、聊天、调戏女同学(当然是很健康的那种),除了这些重要的一点就是画室里还装了空调,刚开学那阵来这里纳凉的人还真不少,毕竟这个所谓的重点大学学生寝室还没安装这么先进的玩意儿。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们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这所学校又迎来了久违的学生,灰蒙蒙的学校一下子有了一点生气,虽然文化大革命结束了,不过大家还留有那时候的思想,大家在平时的学习和生活中都有点显得过分的拘束和谨慎,当然也不会缺少活跃份子,美术系的王辉强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他喜欢弹吉他,喜欢打篮球,喜欢像只老鼠一样在学校的每个系里乱窜,所以他有可能缺少很多东西,但是绝对不会缺少朋友。非子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因为都喜欢打篮球,所以一般没课的下午他们两个都会出现在篮球场上。这里介绍下非子,非子是个1米8的大个子(至少在那个年代算高了),是中文系的,虽然不是同系的同学,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友谊。

千万别误会,怪物楼里住着的绝对不是什么怪物或者精灵族。事实上,这幢位于学校最偏僻角楼里的低矮平房,之所以会被学生们称为怪物楼,是因为里面的住客都是学校里最为难缠的怪物。

虽然学校在江南,不过外来学生人数占了绝大多数,我们寝室的人就来自五湖四海,大家刚脱离那可以用残酷还形容的高中生活都格外的放纵自己,大学生了嘛,怎么说都是个独立的人了,脱离了父母了管教和大堆复习资料的折磨,简直可以用快乐似神仙来形容当时的心境。没几天,寝室里大家已经非常熟悉,对对方更有相间恨晚的感觉,我对床的是来自江苏的同学,叫吴伟,大概1米8的样子,人有点胖,不过是那种非常结实的类型,性格非常直爽憨厚,在我看来非常可爱,有可能不讨女孩子喜欢,不过在我们心里和他在一起就四个字形容----有安全感。

那是在他们大一学习快结束的阶段,江南开始进入阴雨连绵的梅雨季节,期末考试就在眼前,辉强天天泡在画室,非子还好,毕竟中文系靠的还是平时的积累,闲着没事就往画室跑。一个没课的下午,又是一个阴雨天气,非子又跑到了辉强所在的画室,快接近晚饭时间了,其他人都一个个离开了,画室只剩下他们俩,两个人一个画,一个在旁边对着对方的画没头没脑得品头论足,两个人正聊得很开心的时候,画室墙角的广播出现..呲吱..呲吱的噪音,两个人正纳闷呢,怎么这时候广播会有声音啊?没到广播时间啊?还没等两个人回过神来,广播里传出一些怪声音,两个人仔细听了一会儿..才听出好象是哭声,是很多人的哭声,有男的,有女的,有的不是哭,是惨叫..所有的混在一起极为嘈杂。

比如潘森,他现在住在我左边隔壁。

上铺的来自宁波,叫沈力强,其实力量一点都不强,大概165的个子,所以我们都管他叫小强,整天嘻嘻哈哈,有的时候还真不明白哪有这么多事能让他开心,不过他倒是一个开心果,不管到哪里都非常受欢迎。寝室其他两个一个叫陈斌,一个叫项荣伟,两个杭州的,好象本来就是高中同学,说好一起来这个学校的,还真如愿了,陈斌是个酷哥,喜欢打扮自己,虽然如此,可惜没什么女生缘,再用四个字形容他-- 一声叹息,小项正好相反,不修边幅,不过极有女生缘,哎~谁叫人家长得帅呢!他们可真是一对活宝,开学没几天就开始通宵泡网吧,不过也难为他们每天早上睡眼朦胧得帮我们带早点来。

作为无神论者的他们,并没想到什么,辉强有点不耐烦:广播室的在干什么呢?非子啊!上去把广播插头拔了吧。接着有笑着说你这个子干这个正合适。非子说什么都不愿意,非让辉强去拔。两个人正吵着,砰一阵大风把画室的门紧紧得关了起来。这下把他们两个都吓了一大跳。接着广播里的声音变得慢慢得清晰起来,这下可不是哭,是一个女人的阴笑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呵呵...又不像一个,像是好几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是那么飘渺虚无...虽然是那么清晰但又软弱无力...这下辉强和非子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背上阵阵得发凉,想说些什么,话却在嘴边出不来,非子清新了点,跑过去拔掉了广播的电源插头,可惜...那恐怖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显得更为清晰,昏暗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更为昏暗,初夏的画室里竟让人觉得---冷。

这家伙是数学系大二学生,成绩一流。他出生于单亲家庭,从小由母亲抚养长大,但他母亲却在他念大一的时候,在一场惨烈的车祸中不幸罹难。潘森受到严重刺激,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导致他陷入自闭的阴霾中,终日抱着他母亲的照片不言不语。他依然要去上课,但却不与其他同学交流。有医生为潘森做过检查,说他因为严重的自闭而罹患失语症——既然他无法在寝室里与同学交流,那就把他送到怪物楼来吧。

大学生活是丰富的,也是快乐,但是当时谁也不会想到那画室的重新开启会给我们带来如此可怕回忆,开学不久,画室就经常发生怪事,首先是开学一个月的时候,画画用的石膏像会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接着三天后这些石膏像竟会出现在艺术楼(画室所在楼在画室重开后叫艺术楼)前的草坪上,再是三名值班人员半夜巡查时听见楼里传来哭声和说话声,但当几人查遍这本来就不大的艺术楼后发现根本一个人都没有......这两件事情让艺术楼顿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女生更是谈之色变。

这时候辉强和非子顺着声源望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画室的地上出现了些东西...是席子..是草席...是裹着东西的草席..在窗外昏暗的光线下...他们在草系的的一边看见了....一只爬满了蛆的脚,不应该说是脚,因为只是皮包住了骨头,而且大半的骨头暴露在了空气里,散发出阵阵恶臭...他们两个同时尖叫了起来,辉强看了一眼非子,不看倒好..一看脚都软了,非子的脸都变形了,一个眼球挂在了外面,整个脸都仿佛没有了肉,鼻子里还不时有蛆钻出来...也许人怕到极点时会怒到极点,辉强一手抓起手边的美工刀就往非子身上捅...就在同时,只听见席子动的声音,一瞬间有东西抓住了辉强的脖子,辉强低头一看..是一只只有骨头的手..辉强再也支持不住,手里的刀一松就用尽全力冲向窗户...糊哩糊涂跳了出去..(顺便说下,画室在三楼)

又比如严小松,他住在我右边隔壁。

传说归传说,怪事归怪事,课还是要上,画也必须要画......由于半夜哭声事件后,课闲时间去那里画画的人明显减少,都宁可去远一点的画室,虽然别的地方人多,但总有安全感。

当有人发现他们的时候,辉强由于头部着地死亡...非子被刀捅在小腹送医院抢救....

这家伙是中文系大一的学生,成绩很糟糕。严小松遇到的问题与潘森正好相反,他的话太多了,简直就是个话篓。每天,他都像苍蝇一样喋喋不休地在同学们面前说话。如果他说的每句话都不一样,或许还不会引起太多的反感,可他的语言偏偏还不够丰富,一句话总是翻来覆去地说上无数遍,这让任何寝室里的同学都受不了——既然他的交流让寝室同伴受不了,那就把他送到怪物楼来吧。

转眼已经到了冬天,眼看第一个学期就好结束,大家几乎都已经忘记了那些怪事......那天江南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雪下了整整一个夜,整个校园被穿上了一条厚厚的白色外衣,到中午的时候,雪才渐渐转小,但是天空还依然保持着灰色,更准确得说应该是深灰,我们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色彩考试,这几天几乎天天泡在画室,那几天,寝室的人很难得都出现在这里,不过这里可一点都不安静,吵闹声一直没听过,直到将近傍晚的时候,大家才慢慢散去。

至于我,我叫秦戈,在美术学院的动画专业念大三。

寝室的人说好晚上一起聚餐,我和小强直接去了学校附近一家我们经常去的名为四方菜馆订位子,陈斌、吴伟和项荣伟要帮我们把一些画具拿回寝室,大家分两路离开的画室,他们三个快到寝室的时候,陈斌突然发现钥匙忘在了画室,一个人匆匆往回跑去,吴伟和项荣伟忘着他的背影同叹:没脑啊!

我的成绩一般,不自闭,也不是话篓,我按时上学,不旷课,不早退,偶尔踢踢足球,还参加了学校文学社。每天宿舍一关灯,我就躺在床上睡觉,绝对不是什么问题学生。不过,我的毛病就是在我每天醒来的时候出现——我醒来的时候,总是没躺在宿舍的床上。有时,我是在寝室冰冷的阳台上醒来。有时,我是在臭烘烘的厕所里醒来。有时,我甚至出了寝室,在宿舍楼外的马路边醒来——我有梦游症。

天色越来越暗,陈斌踩着厚厚的大雪,急急忙忙跑回艺术楼,看到下面的大门还没关,一口气得往三楼冲,咚、咚、咚脚步声在艺术楼里不断回旋着,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口有面大镜子,是给同学整理仪容用的,陈斌平时就喜欢照镜子,每回来都要照一下,这次也不例外,例外的是这次他在镜子里看到的除了自己....还有一个白衣女人,虽然只是冲冲得一瞥,但是他得非常清楚,当他回头看时,却发现身后除了那些陈旧的楼梯台阶之外,什么都没有,陈斌脑子轰得一下,背后的汗一下子湿了一片,他再回头看镜子,这下他看得更清楚了,一个女人在2楼的楼梯边正朝着镜子里的他微笑, 那时候他脑子里已经忘记钥匙的事,转身就往楼下跑,可是当他跑到一楼的时候,发现--艺术楼的大门已经关上了,随他怎么喊也没有人应,艺术楼太偏僻了......

尽管我认为这是个无伤大雅的小毛病,但寝室里的同学却非常在意,他们给宿管站写了一封联名信之后,我就被送到了怪物楼中,与潘森和严小松做了邻居。

再说吴伟和项荣伟,他们到了寝室好一会都没见陈斌回来,打他手机却打不通,不禁让他们同时想起了以前艺术楼里发生过的怪事,他们决定回去找陈斌。

我们三个是怪物楼里仅有的住户。这是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平时别人都把怪物楼看做麻风病人疗养院,绝不会轻易靠近。

那时候天色已经很昏暗了,能见度很低,当他们跑到艺术楼前,发现艺术楼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两个人大喊陈斌的名字,里面传回来的却只有他们两个的回声,项荣伟掏出手机又一次拨打了陈斌的号码,嘟...嘟..这次通了,不过同时在隔了一扇门的艺术楼里回响起优美却空洞的铃声,这下吴伟和小项都傻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两个人的心头。

自从我住进怪物楼后,每天夜里依然梦游,但却再也不会在宿舍外面醒来了。因为每天夜里一熄灯,怪物楼的宿管员黄姨就会在我的寝室门外面加上一把明晃晃的铁锁。

吴伟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项,先找门卫把门打开,小项知道也只能这样了。当两个人找来门卫的时候,门卫还呆了一下,因为还没到关门时间,没有人会去关门的啊,但觉得事情很奇怪,拿着钥匙叫了个同伴一起去了艺术楼,我和小强也已经通过电话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从饭店跑过来了,这样去艺术楼的人已经有6个了。门依然紧锁着,我们尝试叫陈斌的名字,里面却依然那么安静。当打他电话的时候,电?吧忠淮位叵炱鹄础?ldquo;哐啷门被打开了,那一刹那空气就和凝固了一样,那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两个门卫打开了灯,我们随着那电话铃声传来的方向找去......那是一楼的厕所,当我们走进那里的时候,我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新铺的地砖被什么东西从下往上被顶开了,陈斌的两只脚深深得插在泥土里一个手握着电话,另一个手握着拳头,身体后仰,眼睛还张得大大的,充满的血丝,好象还在盯着什么看,他...是被活活吓死的。

黄姨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四十多岁,几年前生了一场怪病,病好后得了后遗症——很严重的失忆症,刚做过的事都会马上忘记。黄姨在学校里有正规的编制,又没到退休年龄。怪物楼刚建立的时候,因为没有其他老师愿意到这里来当宿管员,所以学校只好把黄姨安排到了怪物楼中来。

当然,学校是不会这么公布的,因为怕引起混乱,编了个理由瞒了过去,公安局对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不过春节趁同学大都回家的时候请了几个和尚在艺术楼里做了场法事。

在怪物楼里,黄姨随身带着一个记事本,上面写着每天必须要做的事。记事本里,第一行就写着:记得熄灯后给秦戈的门外加一把铁锁。第二行写着:铁锁放在宿管站办公室的第三个抽屉里,平时记事本也放在这里。第三行则写着:宿管站办公室是怪物楼最左边的一间屋。

可是这场所谓的法事并没有什么用,陈斌的离开只是艺术楼噩梦的开始......据说做法事的和尚1年内因为各种原因死了一半。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在陈斌出事后,我们寝室像是失去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快乐,我们都曾想到过退学,可是想到家中父母,也只好将这个念头埋在心底,不过我们四个都在一件事上形成的默契,就是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过了年没多久就开学了,这时候学生会要人,小强因为人缘好,能力强就去了学生会当干部,这倒正好,小强就有机会看学生会历年来的记录了。

那天夜里,还差十分钟就要熄灯的时候,话篓子严小松突然跑到我的寝室里,对我说:秦戈,我今天发现了一件怪事,你想不想知道呀?秦戈,我今天发现了一件怪事,你想不想知道呀我本来不想理他,这家伙就算看到蚂蚁搬家或是电闪雷鸣,都会喋喋不休地说上一个小时。但要是我不回答,他也会在寝室里唠叨好几十分钟。

通过记录小强发现,学校建成前最早是个叫江边村的地方,抗日战争时候南方失陷,这里本是日统区,不过日本人在这里曾经屠过村,幸免下来为数不多的人把全村近四百口尸体一起埋在了村南的空地,由于他们死时不少已经面目全非,所以成了当时这个地区最大的乱坟岗,解放后江边村进入了市区的版图,在50年代这里建成了大学,不过当时建的时候并不顺利,几乎是在多灾多难的情况下完工的,学校开办到文革时学校因为各种原因非正常死亡死亡的学生多大16个,几乎每年一个,死亡原因也颇为勉强,不是精神原因就是心脏病突发什么的。校史记录中断了几年,文革后学校恢复了正常,第一年就出了事,当时有个学生叫王辉强,刺了他的朋友陈建非一刀后跳楼自杀。地点就是---艺术楼。小强把他的发现马上告诉了我们。我们想最好找到那个叫陈建非的人,可是人海茫茫去哪里找啊,小强接下来说了一句让大家皆惊的话:我听学生会的人说,那个非子就是以前经常去的四方饭店的老板!

于是我只好挥了挥手,说:小松,你去给潘森说吧。

那天晚上大伙四个去了四方饭店吃饭,最重要的当然是找那里我们熟悉的小老板拉,那阵已经过了最忙的时间,不大的饭店里就只有我们和隔壁包厢的客人,陈老板平时很客气,虽然知道我们是学生,我们一去香烟就先分我们一圈,我趁他分烟的时候就拉着他一定要陪我们喝几杯,说是一个寒假不见分外想念,大家聊聊天,非子到后来实在吃不消我们的热情,坐下和我们一起喝酒,酒过三巡,大家都带了一点点酒意,小项开始聊入正题:陈老板,听说你也在我们学校念过书啊!

严小松见我没什么兴趣,转了个身,大声叫着:潘森,我今天发现了一件怪事,你想不想知道呀?潘森,我今天发现了一件怪事,你想不想知道呀不一会儿,我便听到潘森的寝室里传来了严小松罗嗦的声音。不过,因为寝室墙壁比较厚实的原因,我只能听到一些凌乱的声音碎片。

陈老板一下子楞住了,接着表情非常难看,我们包厢的气氛也严肃起来,过去了都快20年了,呵呵,那时候年轻时候不懂事,在学校做了些傻事,算了,过去了,我们喝酒......

再过几分钟就要熄灯了,我趁着还有电,赶紧洗脸漱口,然后合衣躺在了床上。每天夜里我都是合衣入睡的,因为梦游的原因,每次醒来我都躺在床下,如果脱得只剩内衣裤睡觉,我绝对会被冻醒的。在熄灯之前,我就已经陷入了沉睡。

我想知道那天你和你朋友在画室发生了什么,我最好的朋友前不久死在那里了小项显得特别激动。

非子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凝满了泪水。深深吞了一杯酒后慢慢得抬起头:既然这样,我告诉你们一些事,你们可以当故事听。非子几乎用颤抖的声音说完了20年前的事,虽然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但是我相信在非子心中,这20年来这件事情一直折磨着他。......当强子用刀刺过来的时候,我的脚被什么拉住了,一动也不能动,那时候我怕及了,一口气没接上来,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们提着心听完了那个年代久远的恐怖故事,这时候桌上的酒也差不多快喝完了,平时不喝酒的小项,已经喝了7、8两白酒,人已经泪留满面。

本文由43439威尼斯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恐怖画室43439威尼斯

上一篇:那些年,我们一起看过的电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