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色文官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分类:风俗习惯

图片 1

0
城北集市最偏的一角是粉坊。粉坊最出名的是绿豆粉。 粉坊街后是条烂巷,城北的要饭的破落户们就这从里到山脚那座破庙里暂歇。粉坊的老板姓窦,说是老板,其实是老板和伙计一个人全兼了,人称老窦。因为每天出粉的剩下来的汤,老窦都用来熬成汤,就在后边巷子里发给这些穷苦的人喝。

图片 2

《折狱龟鉴》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案例:

1
粉坊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有一年城南又开了一家,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眼看着做好的粉卖不出去,老窦只有一个人坐在凳子上看那些剩汤发呆。今天的剩汤都已经馊了,天气太热,日子难过!
这些汤得倒掉了。别让人吃坏了肚子。
剩汤就要倒到后巷门边。一到这个时节,这个地方就发出一种酸腐的味道,有点冲鼻子,想吐。

作者| 米七六

孙沔,宋代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字元规。宋天禧年间进士。

2
”大爷,有汤吗?给一口吧“。这个应该是个新来的乞丐。脸上是种病态的青白色,拄着棍子,有点强撑着的感觉,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看年纪不过是个跟自己姑娘差不多大的少年郎。
想起早饭也还没有吃,厨房里也没有什么东西了,好象就剩下手中一镬酸汤子。
“就剩这个了。。。这还能喝吗?别坏了肚子”
“能、 能、能。。。。”乞丐随时都像要倒下。
还是热热吧。老窦让乞丐跟自己到厨房,等着自己把酸汤子热热。怕吃坏了他,就从酸汤子舀了一勺,又加了一瓢水。
乞丐的眼睛都亮了。这是好人。

来源| 历史教师王汉周

孙沔任杭州知州时,有个乞丐左臂的那只手没有了,右臂的那只手也只剩下两个指头。有一次,他偷窃了老百姓的一口锅,被发觉了,双方争吵着来到知府的大堂。

3
酸汤子已经热好了。
老窦盛了两碗。你一碗我一碗。已所不欲不施于人,老父在堂时时间这么说,他也是这么教姑娘的。
乞丐接过也不管热,汲溜就是一口。
老窦拿起自己那一碗,还没拿到嘴边,那股跟门口一样的酸腐气息,差一点让他直接就吐了。把碗放到灶台上,到门口干呕了半天才消停。回头看那个第一个喝的乞丐,好象什么事都没有,拿着空碗在等下一碗。
老窦定眼去看时,这才发现这个少年乞丐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老窦刚想说这汤酸了,那乞丐张口说了一句“好甜”。各有各的缘法吧。
少年喝了三碗离开了,老窦也喝了一口。这汤就是馊了,有点顶头呢。正好少年道辞,这一个本来要吐出来的汤也就顺势向老窦的脏腑而去,再想吐出来已经十分困难。嘴里果然有点甜。
这一锅酸汤和剩下的自然都倒到门口。老窦实在是难以相信这东西真的能喝。

宋仁宗 曹皇后

乞丐举起臂膀哭着说:“这个人诬告我,一个没有手的人怎么能偷他的锅?”

4
第二天老窦被后门的嘈杂声吸引过去。才发现一大群乞丐围在门口。昨天的少年乞丐也在其中,不过脸上少了其他人那种青白的病色。少年眼光似在问询。正好老窦熬了一锅的汤,就打开门,露出里面准备好的桌子和大锅。这大热的天,喝点汤解热解暑啊。
一群人在喝汤。老窦和少年也熟悉了起来。都是闹起了饥荒。少年昨天一场大病,喝了昨天的酸汤竟然痊愈。他们一起逃难的过来的人就随着过来,特别是跟他一样病了的人。

01

孙沔立即表示他说的对,把那个百姓大声呵斥出去,安慰这个乞丐;并把锅断归他。

5
第三天他们又来。少年直接问老窦,“大爷,那天的汤还有吗?”原来昨天来的人只解得饥病并没有好。
虽然今天有一大锅汤,可是他们却要的不是这个。
前天剩下的小半瓯酸了。老窦热了热,少年领着那些病了的人一起喝。接下来的日子,算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那些人的病居然都好了。老窦也偶尔喝几口酸汤,越来越觉得,这东西酸爽无比,喝着怎么那么舒服。

臭硬脾气

开始,乞丐不敢接受,孙沔再三安慰,乞丐不知其中有计,就用剩下来的两个手指夹住锅,慢慢举起,戴在头上走出去了。

6
喝得老窦酸汤竟然可以让难民身上的病无药而愈的消息不径而走。老窦也不再把酸汤子都扔了。病过的人都爱喝这个老窦的酸汤。慢慢的大家就都叫这个酸爽的汤子为窦汁了。老窦熬豆汁,豆汁是窦汁。

宋仁宗至和元年正月,仁宗最宠爱的女人张贵妃去世。

孙沔立即派人把乞丐追捕回来,砍断他剩下的那个手指,令他在街上示众。

7
山脚庙破,庙里的和尚都可称大师。常有城里的居民找他看看病。有一天,正好有一人病了,状如饥民,大和尚就让他到老窦那里喝窦汁。隔天,果然好了。
窦汁出了名。可是窦汁仍然是穷苦人的食物。没有哪个自命高贵的家伙愿意去喝布施的免费杂汤。
直到有一天,老窦的粉坊要干不下去了。
直到有一天,老窦的窦汁他已经供应不起了。
于是大家说,我们出钱吧。这就是第一家窦汁吧。
故事说到这里无限美好。第一个喝窦汁的少年乞丐本是江东才子,几番考试擢去庙堂之上,少年与老窦的姑娘喜结连理,这窦汁也变成他们一家喜爱的食物。
老窦不再需要继续卖窦汁,索性把作法告诉了出去。这就是第一个开源食谱。

仁宗悲痛之中,坚决要以皇后的礼俗来尊崇张贵妃。

按正常情况而言,只剩下两个手指的人,是不可能挪动一口较重的铁锅的,何况还要匆忙地把它偷走。

8
这就是豆汁的来历,这就是豆汁怎么被推广出去的。如果说我们能从中间学到什么,那便是好人有好报,做好事时不知道。目标不是结果,得到的一切都是幸福。你说呢?嘿嘿。
那天在护国寺体验豆汁,发现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难对付。口味怪是怪了一点,酸也酸了点、臭也有点、甜也带着点。。。这东西怎么会有人愿意喝?据说有不少人是一开始不喜欢喝,后来特别愿意喝的。那么真的很想知道这么怪异的一个产品是如果被发现和推广的。是以为记。
如有巧合,纯属雷同。

当时的皇后是曹皇后,这个情况下采取这种做法,打压的是皇后。

本案的关键在于,孙沔暗设巧计,先认可乞丐的申辩,斥退那位丢锅的百姓、并转而再三抚慰乞丐,乞丐解除了疑虑,加之利令智昏,竟忘记刚讲的话而下意识地举锅于首,真相毕露。

说明的是皇帝眼里没有规章制度。

这种做法,许多大臣都不同意。

追封张贵妃为皇后,要翰林学士读封张贵妃追认皇后的诏书,仁宗让大臣孙沔去读。

孙沔说:

陛下您让我以个人身份宣读,可以。

以枢密副使的身份宣读,不行。

孙沔上这意见,就准备好被撤职,到地方去。

宋仁宗是个难得的好皇帝,同意。

让老孙到杭州任市长,还有个荣誉称号:资政殿学士——只有在两府中担任过要职的人才有这个称呼。

这时的孙沔快六十岁了,依旧有粪坑里的石头的味道。

又特别会表现,处处突出。

他当时的身份是枢密副史,两府的重要人物。

虽然被外派,到杭州去,又以资政殿学士的身份去,这个级别,镇得住大半个中国。

老孙的脾气硬,皇帝宰相都敢顶,这在朝里是出了名的。

吕夷简是仁宗朝前期的名相,深得皇帝信任依重。

孙沔专挑大人物毛病。

不客气地指出:

吕宰相第一次引退,推荐代替自己的,是平庸的王随、陈尧叟这几位。

他们的无能反衬出宰相非吕夷简不可。

这正是吕夷简的狡诈之处。

又一次吕夷简生病,要退。

仁宗皇帝居然说:“恨不得让我来替吕宰相生病。”

这多么感人。

孙沔说:正因如此,吕夷简无比放肆,朝堂上总是以他说了算。官员没有好坏之分,这都是吕夷简造成的。

“尽南山之竹,不足以书其罪!”

因此孙沔在朝中呆的时间并不长,很多时间是在地方各州县任职。

这次到杭州,已经是第N次外放。

02

匹夫无罪,怀壁为罪

或许大家以为又是一个刚正不阿,正直为民的清官故事。

但恰恰相反,孙沔所作所为,用现代话来说,就是“污”得不得了。

人性从来是复杂的,当一群人对另一群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利时,人性的恶就会非常不平凡地突出、放大。孙沔同学,以耳顺之年治杭州,依旧做了很多小说中恶少衙内的坏事。

这个人,正好解释了很多人物“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发”的品行。

——没有约束的权力是多么可怕。

杭州市民郑旻曾经和孙沔做过生意,卖给老孙的纱,价钱贵了点。

孙沔怀恨在心,刚好郑旻漏了点税,孙沔把他的帐本统统拿来,偷漏税让他一算,累计上千上万。

一个好色文官在北宋的幸福生活…。把郑家抄了,人发配到远恶军州。

等于把这人的害死。

人活世上,有个古话叫:

匹夫无罪,怀壁为罪。

没权没势的小人物,家里不能有宝贝,这是祸根嘛!

乡下人有句老话:老婆太漂亮是个灾。一样的道理。

富翁许明家有百来颗大珍珠,浑然天成,非常漂亮,价值千金。

还有一幅大画家郭虔晖画的老鹰图,四顾自雄,威武非常。

孙沔是文化人嘛,非常懂行,这些都是宝贝。

让这样强盗一般的权势人物盯上,许明危在旦夕。

孙沔的小舅子先上阵,仗势欺人,硬是压低价钱,把这些珠子买了下来。

许明怒火中烧,又无可奈何。

有人劝他把鹰画送给孙沔,破财消灾嘛!

许明不肯。

封建时期的太守、县令权力非常大,政、军、财权一把抓,在当地就是土皇帝,说一不二。

所以这个人的道德操守要求很高,才会约束自己。

孙沔正是反面教材,你姓许的不识抬举,要来硬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许明是他父亲向水仙大王祈祷求来的儿子,所以许老爹给他取了个小名“大王儿”。

孙沔就在这上面做文章:

你一介平头百姓,叫大王儿,这是僭越!

立即派人把许明抓了起来,那幅画理所当然地收入囊中。

把许明剌配远远地去了。

直到孙沔东窗事发,被撤职。

许明才敢到相关部门申诉,结果事过多年,没人理。

愤怒的许明砍断自己的一条胳膊来表明心迹,这才得以释放。

这些小人物,被孙沔折腾得家破人亡非常多。

最怕流氓有文化哟!

03

高衙内的师傅

记得《水浒》中最招人恨的是高衙内,欺男霸女,胡作非为。

可和孙沔一比,那是小巫见大巫。

一个好色文官在北宋的幸福生活…。孙沔在处州时,一天在湖上游玩,见到美女白牡丹,惊为天人。

立即上前勾引,威胁利诱,把白牡丹搞到手。

在太守的淫威下,一个小女子能有什么办法抗拒?

孙沔的老婆边氏又妒又悍,以孙沔的强悍霸道,尚且怕她。

到各州任职,老孙就如脱缰的野马,肆意妄为。

恶棍总是打不死的,并且不会老去。

他们的精力特别旺盛,到杭州的孙沔快六十了,体内的荷尔蒙依旧勃勃向上。

对女色还是贪婪,态度和做法上,更加直截了当,更加无耻。

他在杭州街上看到金家女儿,太漂亮了!

马上派人一顶骄子,硬是抬进府内。

霸王硬上弓,什么国法王法,只有孙老爷的家法!

小赵已经许配给别人了,在游西湖时让孙沔看上了,这就是跨不过的一道坎。

孙长官设了个圈套,把小赵骗进了州里孙府,小赵只有屈服。

和老孙同吃同住,成为他的一个玩具。

这样的恶行终于被人告发,朝廷派人调查,都是事实!

老孙被撤职查办,但宋朝不杀士大夫的传统和官官相护的潜规则,让他只是受到降级处理。

受个闲职到南京养老。

可怜那些被孙沔欺压的小百姓,投诉无门,只有咽下命运的苦果。

许多时侯,老天爷是不长眼睛的。

04

军功

仁宗朝文臣之间的倾轧党争尚少,没有后来王安石变法引起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孙沔运气就是这么好。

另一方面,孙沔的治军理民手段强硬,作风彪悍。

他在州府时衙门内放置大木棒十几根,动不动就是大棍子打人。

抓来的犯人,老孙一恼火,就把脚筋都挑断。

这种铁腕,让他有能吏之称。

不过工作手法,也的确有两下子。

他先后三次到西夏前线庆州为长官。

把战死沙场的士兵们的遗骸收聚在一起,埋葬,祭祀。

把将士们感动的哭了,官兵都服他管。

大宋每年逢寒食、冬至等节日,给边防军人特别赏赐,叫作“特支”。

有一次将发特支,价钱又贵,东西又不好。

军士们私底下纷纷抱怨。

大家看戏,演员就在戏中发挥,讥笑这次发的东西名不符实。

孙沔大喝:“这是国家赏赐!轮得到你们这种人胡说八道!”

叫左右把戏子绑了,推出去砍头!

吓得众戏子面无人色。

看戏的军官都站出来替戏子说情:“开个玩笑嘛!大人不要当真。”

孙沔就坡下驴,把戏子拉回来,训斥道:“你们这是私议动众!看在将士们的面上,饶了你们这一次!”

把这些人发配到岭南。

第二天发“特支”,士兵们都不敢动了。

南方浓智高叛乱,孙沔在延安,回到中央见仁宗,判断说:“目前西北不会有大事,陛下不用担心。倒是岭南情况不妙,敌军正强盛,只怕几天内会有坏消息。”

果然没多久,浓智高袭击贺州杀死宋将蒋偕,南方震动。

仁宗对大臣们说:“南方战事,孙沔预料真准。”

于是孙沔被派往南方,他请增加骑兵,调集二十八员将军,又要五千副盔甲。

有大臣笑话他:“太紧张了吧?”

孙沔道:“我们不能打无准备之战。战争可不是靠侥幸得胜的。没有提前准备,还装成镇定自若的样子,这才是败亡之道!”

分析反驳的非常有理。

宋军以名将狄青为主帅,孙沔副手。

狄青了不起,干脆利索地消灭了浓智高。

大军班师,广西方面的善后工作,由孙沔全权把控。

老孙也因为此次军功,升任为枢密副史。

孙沔回越扫墓,请范仲淹为其曾祖父孙鹗撰墓志。

05

坏人讲好听话

孙沔被撤职后,闲居。

快七十岁了,但依旧飞鹰走马,精力过人。

到了仁宗去世,英宗继位。

英宗和大臣们讨论边事,有哪些将军可以为我大宋守边疆呢?

老臣欧阳修推荐孙沔:这个人熟悉军事,以前在西北庆州时,军中威望很高。虽然生活作风不好,被撤职,但现在用人之际,这老头身体还健朗,应该让他戴罪立功。

孙沔差点复活,但终究年纪大,没多久死去。

偏偏这样一个人,却经常满口的礼义廉耻。

西夏皇帝李元昊死,儿子李德明继位,政局不稳。

大将曹玮等都建议趁此机会,一举灭掉西夏这个大敌。

孙沔却站出来,振振有词:“趁危伐丧,非中国体!”

——咱们大宋上国,怎么能乘人之危,做这种丢面子的事呢?

呵呵,最没廉耻的人最喜欢说廉耻。

**点击「历史教师王汉周」阅读原文**

本文由43439威尼斯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好色文官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